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taopy的个人主页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日志

 
 

乱世女神--李清照  

2007-11-30 17:36:10|  分类: 文学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星路小学    徐成

中国文学史上,才女辈出,代不乏人,如汉代的蔡琰、班昭,唐代的薛涛、李冶,都是人们心中的才女。宋代的李清照更是这样一个被历史青睐的天资才女。她不仅做了自己感情的主人,而且做了诗词的主人。她的美丽沧桑,她的文学天赋,她的忧时伤世,无一不魅力四射,她是中国文学及人学史上的巨匠。

                                                                 

                                                                    绣面芙蓉一笑开

山东章丘明水镇,一个风姿绮丽、人杰地灵的小镇。公元1084年的一个平凡的日子,一声清亮的啼哭在小镇的上空回响。李清照--这个注定载入史册的奇女子诞生了。

她的父亲李格非受教于大学士苏东坡,为当时的学者兼文学家。母亲也擅长文学。官宦门庭与书香门第使得李清照从小就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训练及政治活动的濡染。她饱览了父亲的所有藏书,文化的汁液将她浇灌得不但外美如花,而且让她视野开阔,内秀如竹,气质高贵。

少年时代的李清照天真、活泼。一天,她在院子里荡秋千,忽然有客人来了,她匆匆忙忙地连鞋子也顾不上穿,光着袜子,朝屋内跑去,头上的金钗也滑落了。她跑到门边,却没有照常理立刻躲进屋里去,而是靠在门边,假装闻青梅。父亲见到清照的窘迫样,哈哈大笑,随之出题“荡秋千”,李清照只是思考片刻,便吟出了这首《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父亲也禁不住为清照的出口成章而叫绝。这是情窦初开的李清照,天真灵秀里透着好奇与大胆。

她不象一般的大家闺秀,把自己的生活圈子局限于闺房绣楼之内,而是常常走出重门深院,投入大自然的怀抱,寄情于山水,表现出她那蓬勃的青春气息。如这首《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是她和一群女孩子在喝醉了酒后,找不到回家的路,将小船划到了荷花潭中。

从词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少年时代的李清照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她象一个美丽童话中的公主,过着诗一般的生活,幸福大把大把地拽在手中。在她身上基本看不到什么规范、礼教枷锁的影子。这在封建社会是极其不可思议的,而正是李格非夫妇宽松的家教养成了她的任性、直率的性格,同时也造就了一代才女。

她在驾驭诗词格律方面已经如斗草、荡秋千般随意自如。又几乎是同时,她一边创作,一边评判他人,研究文艺理论。她不但会享受美,还能驾驭美,一下就跃上一个很高的起点,而这时的她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

 

                                                                      此情无计可消除

当李清照满载着闺中少女所拥有的一切幸福步入爱河时,她的美好人生更上一层楼,为我们留下了又一部爱情经典。夫婿赵明诚是一位翩翩少年,饱读诗书且爱好文学, 与清照情投意合。两家门当户对。更难得的是他们二人除一般文人诗词琴棋的雅兴外,还有更相投的事业结合点——金石研究。婚后的生活是甜蜜的,共同的爱好,相似的家庭,夫唱妇随,饮酒、斗茶、踏雪、赏花、填词,相依相伴多少个良辰美景,把她的幸福演绎到极致。

请看这首《减字木兰花》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幸福娇颠的神态跃然纸上。

再看这首《一剪梅》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首写给新婚不久的夫君负笈远游的词,字里行间情深意更浓,读来叫人怦然心醉,使人觉得牵挂和被牵挂都是一种幸福。

然而李清照绝不是一般的只会叹息“贱妾守空房”的小妇人,她在空房里修炼着文学,直将这门艺术炼得炉火纯青,于是这种最普通, 最平凡的爱情表达方式竟演变成了他们夫妻间的命题创作比赛,成了他们向艺术高峰攀登的途径。

且看这首《醉花阴·重阳》: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这是赵明诚在外地时,李清照寄给他的一首相思词。彻骨地爱恋,痴痴地思念,借秋风黄花表现得淋漓尽致。赵明诚读着妻子的这首词,热泪盈眶,对妻子一片热爱和敬重,渐渐驱走了羁旅愁思。他忽然觉得,妻子能写出如此佳作,实为难得;而自己出身名门,历代书香,才华也不应在妻子之下。于是,他想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和妻子一比高低。他闭门谢客,废寝忘食,夜以继日,苦思冥求,尽平生才情,三天写了五十首词,有的还有意摹仿妻子的笔调和风格,自感真假难辨,足以混淆视听。然后,他将这些词一一誊清,把李清照的〈醉花阴〉词也重新誊写一遍,夹在其中。  第四天,赵明诚请来颇具鉴赏力的好友陆德夫,把准备好的五十一首词让他品评,并一定要他指出其中的最佳句。陆德夫反复品味,玩索再三说:“只有一篇三句最佳。”赵明诚忙问:“哪一篇?”“〈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哪三句?”“自然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赵明诚佩服地说:“陆兄果然好眼力,此篇三句正是爱妻刚寄来的新词。”

这个故事流传极广,可想他们夫妻二人是怎样在相互爱慕中享受着琴瑟相和的甜蜜。这是何等的幸福,何等的欢乐,怎一个“甜”字了得。这蜜一样的生活,滋养着她绰约的风姿和旺盛的艺术创造。我相信,没有太学生赵明诚的一生相伴,清照词的光辉一定会清减许多。但清照何其幸运?宋代文学何其幸运?中国词坛何其幸运?相识虽显俗套,相爱却成传奇。琴瑟谐美,乐在其中。佳人才子,千古绝唱。

 

                                                                  欲将血泪寄山河

上天似乎早就发现了李清照更博大的艺术才华。如果只让她这样去轻松地写一点闺怨闲愁,中国历史、文学史将会从她的身边白白走过。于是宇宙爆炸,时空激荡,新的人格考验,新的命题创作一起推到了李清照的面前。

公元1127年,金兵入侵。李清照的爱巢也树倒窝散,一家人开始过着漂泊无定的生活。建炎三年,即公元1129年,清照与明诚乘船经过和县乌江,这是历史上著名的西楚霸王项羽兵败自刎之处。面对历史遗迹,抚昔思今,清照思绪难平,吟下了这首千古绝唱:

《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李清照借用项羽的故事,发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言壮语,无疑是对贪生怕死,怯懦苟安的南宋君臣的谴责和讽刺。 

浙江金华有一座因南北朝时因沈约曾题《八咏诗》而得名的一座名楼,李清照避难于此,登楼遥望这残存的半壁江山,不禁临风感慨:

《题八咏楼》: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单看这首诗的气势,哪象一个流浪中的女子所写呀,倒更象是一个亟待收复失地的将军或一个忧国伤时的臣子所题。她真是“位卑未敢忘忧国”,何等地心忧天下,心忧国家呀。这与她早期的闲愁闲悲,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这愁中又多了政治之忧、民族之痛啊!

 

                                                                 伤心枕上三更雨

靖康之变,既给她带来亡国灾难,又使她痛失丈夫。孤身一人漂泊在江南客地,怎不使她倍增凄凉的情怀?一代词宗大家晚年竟流落江湖,不能不说是历史上的一个悲剧!

这个时期,她的作品充满了过去所没有的愁苦悲凉。正如《武陵春》中所写的: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双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久经飘零,独在异乡,尽管春日双溪风光绮丽,但在她的眼中,却只是一片暮春的悲哀。今非昔比,物是人非,往日“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活泼消失了,往日“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的逸兴没有了,有的只是载不动的许多愁。

暮年的李清照,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守着一个孤清寂寞的小院,身边没有亲人,国事已难问,家事怕再提,只有秋风扫着黄叶在门前盘旋,她孤寂茫然地行走在杭州深秋的落叶黄花中,吟出了这首浓缩了她一生痛楚,也确立了她在中国文学史上地位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是的,她的国愁、家愁、情愁,还有学业之愁,怎一个愁字了得!她凭着极高的艺术天赋,将这漫天愁绪又抽丝剥茧般地进行了细细地纺织,化愁为美,创造了让人们永远享受无穷的词作珍品。

如果说李清照前期的词也写到愁的话,那应该只是一种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强说愁,是少女的淡淡的轻愁,是少妇依依的闲愁。这一切的愁绪,在某种程度上被美满幸福的爱情婚姻生活轻松化解了。

而《声声慢》里表现的愁,是词人经历了大悲大痛、大彻大悟之后的人生况味。这种愁既不是那种欲说还休的情感体验,也不是人比黄花瘦的情感折磨,而是李清照强烈的忧患意识的真实流露。这种忧患意识,与辛弃疾的“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陆游的“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一腔报国热情是想通的。

李词的特殊魅力就在于它一如作者的人品,于哀怨缠绵之中有执着坚韧的阳刚之气,虽为说愁,实为写真情大志,所以才耐得人百年千年地读下去。郑振铎在《中国文学史》中评价说:“她是独创一格的,她是独立于一群词人之中的。”

“花自飘零水自流”。花亦非花,水无雨自流,人也早已作古。当我们像吟咏春天的温暖一样吟咏易安的诗词,她的妩媚依然是我们心灵上的一道风景;当我们从浩瀚万里的历史中找到李清照这个名字,她的人格魅力依然还流淌在时空的中间。作为女人,沧桑而不失坚强;作为文人,高格而不陷孤僻;作为国人,忧愤而不失忠诚,出色而本色,于小我中张个性,于风雨中念中国,虽然孑然半世,一身轻愁,却给了我们永不褪色的传世风流。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