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taopy的个人主页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日志

 
 

独孤情痴--纳兰容若  

2007-12-01 12:14:12|  分类: 文学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路一小     袁继庆 

朋友们,有这样一个人。

他文武双全。文——他精通书法、丹青。他生前,他的作品产生过“人人争唱”的轰动效应;死后,又被王国维赞美“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北宋以来,一人而已。”武——他善骑射,武功卓越,是御前一品带刀侍卫。在重武的满清时代,有侍驾之能可见他武功的出众。

他出身贵族,父亲纳兰明珠权倾朝野,他作为嫡长子,更是年少得志。

他该是快乐的吧。不,曾有人做过一个数字统计:他现存的三百多首词里,“愁”字出现了90次,“泪”字用了65次,“恨”字使用了39次,其他如“断肠”、“伤心”、“惆怅”、“憔悴”、“凄凉”等字句,更是触目皆是。王国维称他是“千古伤心人”。他的父亲读起他的《饮水词》也老泪纵横,叹息:“这孩子他什么都有了啊,为什么会这样不快活?”

他就是纳兰容若。

对这个名字感到好奇,是因为现在有一些人都以看李安的电影,读张爱玲的小说,念纳兰容若的词为小资标准。然而,当我逐渐走近纳兰容若后,说实话,我并不太喜欢他。我喜欢如阳光般让人感到温暖感到明朗的男子。而他,如同秋天的雨,让人觉得又阴又冷,绵绵无期,看不到希望。

他为什么这样不快活?

开篇: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纳兰身世

说起纳兰容若,人们都会谈及他显赫的家族,都会羡慕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儿。

满州统一前,有三部势力最大,建州女真、海西女真和东海女真。建州女真后来出了位人物努尔哈赤。而纳兰容若的先祖“叶赫部”(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氏”)便是海西女真中最大的一个部落。几个部落间势若鼎足,战争是少不了的。一场火拼后,努尔哈赤于白山黑水间大败敌兵,收服叶赫部,将海西女真吞并,纳兰曾祖父的妹妹孟古被努尔哈赤纳为妃子,生皇子皇太极。而纳兰曾祖父金台石不肯屈服努尔哈赤的征服而自焚。据说金台石曾发下誓言:但凡叶赫还剩一个女子,也要叫爱新觉罗灭亡。历史就是这样轮回,努尔哈赤灭了叶赫部,而最后让爱新觉罗的清王朝走向灭亡的恰恰是叶赫那拉氏——慈禧。

再说容若,他“天资纯粹,才力强敏”,十八岁时就中举,他的老师回忆说,容若“偕诸举人青袍拜堂下,举止闲雅”,没有半点相国公子的骄矜和浮华。十九岁那年,容若因寒疾不能参加廷试。当时,父亲明珠心疼儿子,决定让他把“功名”先放一放,坦然表示:“吾儿年纪还小,再等几年吧”,护犊之情跃然纸上。由此看来,明珠虽然要求儿子上进,却从不给他压力,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封建家长。

说到容若的父亲明珠,也不是电视里描述的奸相形象。明珠是一位从“基层”一步步干起来的能臣。他口才好,记性好,心思缜密,天生就是一块当官的好料。明珠虽位极人臣,但对儿子调教得当,又宠爱有加。容若长大后“识见高明,学问淹通”,不能不说是他父亲的功劳。也正是明珠对儿子的开放和包容,纳兰容若“纯任性灵,纤尘不染”的真性情才能得以自由舒展。

特别需要补充的是,容若结交的大多寒士朋友,同时也多受明珠的庇护和帮助。作为封建大家庭的大家长,明珠具有无上的权威,如果他不同意,不支持,容若要想以狂生自居,和朋友恣意唱和,恐怕只会象《红楼梦》里的宝玉一样,讨来的只是一遭“暴打”。也正是因为有着父亲这样一把巨大而温暖的保护伞,容若才可以“世味甚淡”,以风雅为性命,视朋友为肺腑。

那么,容若为什么这样不快活呢?

他在《采桑子?塞上咏雪花》写道:“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那是他又一次护驾北巡塞上所作。

作为康熙皇帝宠信的一等侍卫,人们都看到了皇上对他的亲近。可是,一个男人允许另一个男人靠近他,保护他,这算是了不起的恩遇吗?看着是站着,实际上是跪着。

谁叫容若碰上的是满清最有作为,最有能力的康熙皇帝呢。有趣的是,他和康熙同岁,都属马,按阴历计,康熙生于三月十八日,容若生于十二月十二日,也就半岁之差。那位同龄的少年帝王,先是让容若当了三年乾清门三等侍卫,值宿宫门。说白了,也就是给皇帝看门看了三年。后来又给皇帝当了三年马夫。直到二十八岁时,才成为康熙的贴身侍卫。八岁登基,十四岁便智擒敖拜的康熙怎么会把容若放到六部去历炼?万一羽翼丰满,再加上明珠的势力,那岂不是对皇权构成威胁?你纳兰容若能文善武又如何?才情充沛又如何?你只是乾清宫的一品带刀侍卫,是中南海第一保镖,一个高级奴才而已!可怜啊!空负凌云万丈志,一生襟袍未曾开!容若身不由己地成为了皇帝和自己父亲政治较量的牺牲品。

“谢娘别后谁能惜”这里的谢娘是指东晋才女谢道韫。《世说新语》中记载了谢道韫“未若柳絮因风起”的故事。谢娘之后,还有谁能这样爱惜雪花呢?没有了。自盛唐以来,世人多好牡丹,而容若更爱雪花冰清玉洁,不同于世俗繁花。冷处偏佳,别有根芽的雪花,是不要沾染尘世的一丝纠缠的。如果承受了,就化为水来偿还告别。精神的至清至洁,灵魂的自由不羁,正是落寞的容若所追求的。于是,他清高地活着,如同床前的明月光。

第一篇:人生若只如初见——纳兰初恋

古时称心爱女子为谢娘,纳兰词中也经常引用。清无名氏《赁庑笔记》中说:“纳兰容若眷一女,绝色也,有婚姻之约。旋此女入宫,顿成陌路。”那是容若的表妹,一个吹花嚼蕊弄冰弦的娇憨可爱的女子。两人相逢在暮春时节的纳兰府后花园。“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谢娘清澈出尘的容颜,令容若“相看好处却无言”。容若是真爱她的。但在那富贵至极的阶层,爱情反而最不堪一击。以为一直可以牵手到白头的人却被选秀入宫,成为了皇帝的女人。容若虽有机会进得后宫,但是,咫尺天涯啊!一个臣子总不能去跟皇帝争女人吧!就像那首我们喜欢的歌里面唱的:“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人生真是有着太多的无奈。如若,人生永远停留在初见那一刻,该是多么美好的事!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西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

                                                                 比翼连枝当日愿。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这首词,跨越汉唐两个朝代,讲述了两个故事。

“何事西风悲画扇”,讲的是汉成帝妃班婕妤。一次,成帝想和她一起同车出游,她正言道:贤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那时成帝爱她正浓,因而大赞她贤惠。可是,不久,另一个女人来了,她就是鼎鼎有名的赵飞燕。她带着她的妹妹合德一起来了。成帝说,吾当老死在合德的温柔乡里。

人生就是这样,“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被赵飞燕谗害,退居冷宫的班婕妤以团扇自比,作《怨歌行》。成帝死后,班婕妤为成帝守陵,孤独终老。

我想,班婕妤独对青灯时,会不会想起那一年那一天,她的成帝坐在高高的黄金辇上,伸出手来,微笑如水一般漫过她的心田。她会不会想象自己没有缩回手去,而是与他俩俩依偎,亲密无间……

风再起,换了人间!

词的下阙来到了唐朝。一次皇家谒见,稚气明朗的玉环“回眸一笑百媚生”,让五十多岁的玄宗无从释怀。费尽周折,终于抱得美人归。他们就像我们寻常小夫妻那样,闹闹脾气啊,吃吃醋啊。玉环轻启朱唇:三郎,我的三郎,使这个孤独的男人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馨。“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爱恋,浓到了极点。

而命运,正在远处冷冷地看着。你能料到结局竟然是马嵬坡上,“宛转蛾眉马前死”“君王掩面救不得”吗?你能料到“一抔黄土收艳骨,数丈白绫掩风流”吗?谁也不能料到。

人生若只如初见,谢娘还是容若“誓约三生”的恋人;人生若只如初见,容若还会在蟋蟀声声的月夜微笑着看谢娘扑打流萤;人生若只如初见,两人还会在素白的罗裙上画上图案,隔天再见谢娘穿上,柳腰裙儿摆,一派明媚春光。如今却是“绣屏深锁凤箫寒”“天上人间一样愁”!进宫后不久,表妹竟郁郁而终。

可叹容若的初恋就这样夭折了!我们看得见故事的开头,却料不到最后的结局。谁也躲不开尘世后那只翻云覆雨手。

第二篇: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婚姻

容若二十岁那年由父亲安排,皇上赐婚,娶了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这一年卢氏十八岁。她倾国倾城,秀外慧中,温柔委婉。可是,因为迫于父亲的安排,所以在成婚之前,容若心中便对卢氏有了芥蒂。可惜这个将要嫁他为妻的女子,从一开始就失却了纳兰容若的欢心。可卢氏的的确确是一个十分美好的女子,纳兰的朋友赞曰:纵使倾城难再寻。不爱惜她简直就是罪过。容若当然不会苛待她,他对她,只是相敬如宾。

今天来看容若,他应该算是好丈夫吧!你看他,下了班就呆在书房看看书,喝喝茶。心情好兴致高的时候,容若还会握住老婆的手,教她临帖;会将就着她熟读的诗集、词集,与她效仿李易安、赵明诚赌书;会在月夜花间设下小小酒宴,与她共饮……有一次,卢氏的衣袖将桌上的一碗茶水碰落,溅了容若满满一身。卢氏急忙去擦,却被容若拦住。他说,夫人的茶煮得尤其香,泼到衣服上,待得干了,正好留下茶香,岂不是抱得茶香满怀?

看看现在的男人,能每个月把收入全部交给你,能在晚饭后陪你散散步就要感激涕零了!以容若的才情修养,他表现得真的相当优秀了!只是,如果他心无旁骛。

连卢氏都能感觉到,这些似乎都不是出于怜爱,而是出于回报,对她的一往情深,举案齐眉的回报!她清醒地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替代容若心中思念的女子。只有深情的男子,才会一心纠结于旧梦啊。于是,卢氏迁就他,甘心做陪衬,甘心独自一人忍受寂寞。在容若的天空,初恋的情人是一轮满月;妻子,则是一颗不起眼的安静的星星。所以,他安然无愧,毫不自知地接受着妻子的爱意。

三年后,卢氏因产后受寒而死。而这三年里,容若何曾真正把卢氏当过妻子!在他心中,卢氏只是父母的儿媳,是他身边照顾饮食起居的人,是高兴时,可以聊聊天的伴侣。

可怜卢氏明明哀怨,却从不说穿,只是爱他,爱他到死!立在残阳之下,纳兰容若该是刻骨铭心的悔恨吧!明明可以生死契约,执子之手的人,却轻轻放过。可悲啊,满目山河空念远,何不怜取眼前人!他回首,已不见灯火阑珊处的身影;他沉醉,亦不知梦里花落了多少!太迟了!如今,容若终于可以偿还,卢氏曾为他流过的泪!

卢氏亡故半月后,纳兰容若作了第一首悼亡词,也创出了新的词牌《青衫湿遍》。此时骤然死别的悲痛尚未被时间冲淡,刻骨铭心的思念难以自制,落到纸上便字字凄惨滴血,令人不忍卒读!从此后,几乎每年亡妻忌日,容若均有诗作。在古今诗人之中,容若占了两个最:写作悼亡作品数量最多,写作悼亡作品持续时间最长。“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苏轼需要十年才尘满面,鬓如霜。而容若,是伍子胥一夜白头的凄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浣溪沙》

当时只道是寻常!拥有时,我们以为自己很富有,会一直拥有所拥有的东西,忘了人生尚有“失去”这个词语,于是再珍贵的也变作了寻常。一旦永远的失去,才发现自己贫乏的竟然只留得下记忆,那些曾经拥有过的,成了生命中既温暖又寂冷的痛。

情场失意,职场得意。三年鞍前马后的小心服侍,终于使康熙对容若刮目相看。康熙二十四年的三月十八日,康熙御笔亲书了一首贾直的《早朝》,送给容若。这一天正是皇帝的生日。这意味着什么?这表示皇帝要重用容若啊!

然而,就在容若即将修成“正果”的时候,老天爷却很恶意地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五月的一天,容若和顾贞观几位要好的朋友开了个party。第二天就病倒了,七天后阖然离世,年仅三十一。重病期间,康熙每天都派御医前去探望,并亲自开药方。唉,也算是对他不薄了。

容若死后不久,明珠被弹劾,被抄家,但旋即又官复原职,继续担任内大臣,直至70多岁老死善终。乾隆帝曾明白地指出:“明珠错就错在徇利太深,结交太广,不能恪守为官的戒律,但不至于像明代的严嵩那样窃弄威福,竟敢阴排异己,潜害忠良,搞得满朝畏惧而又不敢多言。虽然明珠也有很大的过失,但并不能掩盖他的功劳。”我想,康熙除了念及明珠一生忠心耿耿,多少也有怜惜与他同龄的容若的成分吧!

纳兰容若——这个镜花水月一般完美的让人心痛的男人,这个将忧伤进行空前绝后华丽演绎的诗人!永远忧伤,永远淡雅,永远以哀怨的目光,华丽的笔触对待着生命——漫天飞花中,我看见他消瘦落寞的身影渐渐远去……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