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taopy的个人主页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日志

 
 

落寞文人--柳永  

2007-12-03 22:36:44|  分类: 文学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大附小    刘海兵

                                                                来,隔着无情的历史

                                                                我敬你一杯,多情的柳永

                                                                这是第一千杯

                                                                梨花铺满归路时

                                                                你仍是流浪的 伤秋客

 

                                                                选择落拓

                                                                是智者一生的痛

                                                                十月里的扬州

                                                                晓风残月是一种别样的美丽

                                                                叫人心碎,柳永

 

                                                           来,我再敬你一杯,柳永

                                                           在一个深秋的晚上

                                                           读你

                                                           读出你心里

                                                           有个秋天

老师们,柳永是我最喜欢的一位词人,因此,在开始今天的演讲之前,我想先给他敬上两杯酒。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每读此句,一个才华卓然,放荡不羁而又凄然孤独的形象便从幽静深处走来,这就是柳永。尽管柳永对宋词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历史对他却还是贬多赞少。但这并不影响我对他的迷恋之情。

我喜欢柳永的词,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在我看来,他定是一个多情的人,白衣飘飘地流连在众多青楼女子中;他也是个有才情的人,尽管无奈,却仍能写出那么多的好词;他绝对是个善良的人,无私地帮助了那么多穷人和青楼女子,和她们一起开心,一起落泪。

最爱柳永的《雨霖铃》,读一次,感动一次。那词语意清新,情致缠绵,让人好生离愁。“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这次离别,并非是柳永人生中的第一次离别,实际上他的一生始终都是过客。设想一下,就算不离别,我想他的愁苦和抱负恐怕也同样无处诉说吧!

在柳永的词中总是能感受到丝丝的惆怅,有人说这是无病呻吟,那是因为他没有读懂柳永的词,不知道柳永一生的凄惨和无奈。

现在大家都知道柳永是宋词大家,内心充满敬仰,但在当时,柳永活得十分可怜,文人的诗词集里没有关于他的材料,《宋史》没有为他立传。我们只能通过一些野史来了解他的事迹,就连这些零星的记载,也是传闻各异、支离破碎的。

柳永,初名三变,字耆卿,福建崇安人,不知生于何年。有的说他生于雍熙四年(987),有的说他生于开宝四年(971),还有的说他生于景德元年(1004),前后误差竟达三十余年。历史老人总是把幽默搞得那么不动声色,三十余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光景嘛,你柳永、柳永的粉丝们又何必斤斤计较呢?是啊,柳永的一生大概也只弹了两回手指。

似乎所有介绍柳永生平的都不外乎这些。说起柳永,不是放荡不羁就是终生潦倒,很不得志,抑郁而死,风流成性之类,总之,都不是什么好词。

当人们赞扬苏东坡贡献了豪放派的时候,当人们欣赏李清照写出了多少优美婉约词的时候,却总是忘了柳永,那个完成宋词第一次重要改革的落魄才子。虽然他生前社会地位低微,被认定为轻薄浪子,,但他的贡献的不小于任何一个词者,他开创了100多个词调,无论在词体上还是在表现手法上,对后来的词的发展与解放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之后的词家几乎无不受其影响。柳永写豪放词(望海潮)尚早于范仲淹十年左右,更不用说小他五十岁的苏轼。他也是婉约词的正宗代表人物,他翻新了词的外壳,为宋词注入了许多新的生命,写出了多少感人肺腑、催人眼泪的句子。世人忘不了学他写词的秦观,忘不了与他合称“周柳”的周邦彦,却独独忘了他。关于柳永史书都只是晦涩地写一些无关痛痒之事,而他真正的心思,真正的故事,真正的情感,就被亘古的风缓缓吹着,遗落于岁月,我们苦苦地等待,但耳旁传来的也不过只是低声地呜咽。杨柳依依,芳草遍地,这儿仍有他的“晓风残月”,可是,那一年的故事,那一年的思绪,该到何处寻觅?

我是很为三变鸣不平的。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他的一生都不该过得如此凄凉。柳永如此多才,命运为何又如此多舛呢。那就是宋词成就了柳永,也毁灭了柳永。柳永如此落魄,一般人会以为他是寒门子弟,事实却并非如此。柳永出生在官宦世家,他的dad柳宜官至工部侍郎,如果在今天就相当于交通建设水利三部联合副部长(都是实权部门),而且那时候的副部长可不像如今这么泛滥,一个部只有一个侍郎(副部长),当真是一人之下,N人之上啊.如此说来,柳大才子是地地道道的高干子弟啊.只不过跟几个流行歌手传过绯闻,就被人们说三道四了上千年。柳永兄弟三人都以文著名,称为“柳氏三绝”;柳三复、柳三接都是参加公开选拔领导考试(科举考进士)以硬本事考出来入仕的。三兄弟中,柳永才气最佳,所做曲词风传天下,号称“杨柳岸边,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老师们,那时侯有电话吗?有e-mail吗?有电视报纸吗?答案是否定的,显然,那是一个没有媒体炒作的年代,一首好词的流行,从此处到彼处,必定口耳相传。一个人的红,要经过经年累月的积累,这足以证明三变兄之才气。

提到“杨柳岸边,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我不由联想到一个词“粉丝”。

前些时,热闹非凡的“超级女声”轰动大半个中国,节目空前火爆,“偶像”红得发紫,这绝对与一大帮子铁杆“粉丝”有关。虽然他们自称“新新人类”,其实,追根溯源,这“粉丝”也是古已有之,北宋著名词人柳永,可以说是最早的歌坛偶像,他的“粉丝”,也是历史上最狂热最忠诚也最具规模的“粉丝”。

论数量,民谣 “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说明柳永的“粉丝”到处都有,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多得不计其数。如果那时就有发短信技术,恐怕支持柳永的“粉丝”,又要让电信局赚个钵满盆溢,拉动经济增长几个百分点。

论狂热,柳永的“粉丝”也丝毫不输于“超女”的“粉丝”。由于他写得一手绝妙好词,随便给哪个歌妓写上几句,她就会身价倍增。于是,歌妓们对他爱得发狂。

论铁杆,柳永的“粉丝”更是忠心不二,无人可匹。柳永死后家无余财,是那帮歌妓“粉丝”集资营葬。每年清明,认识不认识的“粉丝”们都相约赴其坟地祭扫,称之为“吊柳七”或“吊柳会”。哪像现在的“粉丝”们,朝秦暮楚,这一阵儿追张三,过几天又捧李四。

论影响,柳永的“粉丝”也是不得了的。连宋仁宗都成了他的最大“粉丝”,这充分说明柳词的巨大魅力。

年少的柳永已经是宋时著名词人,相当于如今的流行音乐人。以他的才华,如若活在今日,或许周杰伦可以勉强卖唱为生,但周董的御用词人方文山恐怕得要丢饭碗了。然而柳永的悲剧在于他像封建时代的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总是把从政作为人生的第一目标。其实这也有一定的道理,人生一世谁不想让有限的生命发挥最大的光热?现在要成名可以去当企业家,当作家,当歌星、球星,而那时要成名只有一条路——去当官。

柳永大约在公元1017年,宋真宗天禧元年时到京城赶考。以自己的才华他有充分的信心金榜题名,而且幻想着有一番大作为。谁知第一次考试就没有考上,他不在乎,轻轻一笑,填词道:“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等了5年,第二次开科又没有考上,站在局外人的立场看这件事,我以为这是上天对年轻气盛的柳永的一次善意提醒:“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可是一向自负的柳永对公选失败除了是想不通,还是想不通!满腹的牢骚于是化成一首《鹤冲天》的歌词: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一腔牢骚在成就一曲绝唱的同时,也断送了柳永的政治命运。这年轻人也太糊涂了,这词写得多明白呀。我没考上进士,那不是我发挥不好,是你们考官没素质,那是你皇帝没发现人才。他说我考不上官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我有才,也一样被社会承认,我就是一个没有穿官服的官。明明自己是个老百姓,还要说是白衣卿相,就是说自己是做宰相的最佳人选,狂啊,估计这狂劲能把旗杆给刮倒。最狠的是最后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意思是说要那些虚名有什么用,还不如喝喝酒,唱唱小曲。这本是一个在背处发的小牢骚,但是他也没有想一想你怎么敢用你最拿手的歌词来发牢骚呢,他这时或许还不知道自己歌词的分量。它那美丽的词句和优美的音律已经征服了所有的歌迷,覆盖了所有的官家的和民间的歌舞晚会。柳永的这首牢骚之作不胫而走,迅速成了京城人人传唱的名曲,最后居然还传到了宫里。宋仁宗听后颇感不快,你这不是指着伟大领袖鼻子骂嘛,我不录取你,就是没发现人才了?意图颠覆伟大正确的朝庭录取人才制度,这笔帐我可是给你记下了。柳永后来的仕途自然就变得坎坷多舛了。三年后,柳同志又一次参加考试,好不容易过了几关,只等皇帝拿红笔勾名字选排名了。哪知道,仁宗皇帝一眼就看到“柳永”两个字。他咬牙切齿了一番,然后正大光明又恶狠狠地抹去了咱柳同志的名字,在旁批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那意思就是说,你不是说浮名不如喝喝酒,唱唱小曲吗?那好,你去喝酒唱曲去吧,要什么名呐。也不知道当时柳永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想来他会重重的赏给自己几耳光吧!就为自己一时之快,断了仕途,多不划算。

研究文学史,我们不难发现,文人多悲歌。像李白、陶渊明求政不得而求山水;像苏轼、白居易政心不顺而求文心;像王维躲在终南山里窥京城。不过,柳三变牛人就是牛人,他是另一类的人物,他先以极大的热情投身政治,碰了钉子后没有像大多数文人那样转向山水,而象周星驰版的苏乞儿似的,扛着“奉旨填词”的御批招牌,转向市井深处,扎到市民堆里,在这里成就了他的文名,成就了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他是中国封建知识分子中一个仅有的类型,一个特殊的代表。

柳永这次公选失败后,郁闷之极,索性破罐破摔,天天都泡在青楼中,与当时的众多女歌手打成一遍。你宋仁宗不是说“且去填词”吗?我就以“奉旨填词”自奉,于是圈子里便迅速传开了“奉旨填词柳三变”大名。我们现代人对他形象的错误认识,则缘于我们对那时歌伎这一职业的错误认识,其时的歌伎,绝非目下的“小姐”,相当于现今的歌手。柳永那时的职业,相当于21世纪中国娱乐圈子里的音乐名人,弹得一手好琴,谱写得一手好词曲。要是把他放到21世纪的中国,绝对红透两岸三地,名扬新马泰以及东南亚整个华人圈子。如今一些所谓音乐人,一两首歌就可以唱上十几年,钞票大把大把的赚。比之现代任何一个音乐人,柳永的天赋和才气都要高得多,文化底蕴也要深得多。但是三变兄生不逢时,那时侯既没有版税,又没有版权保护法之类的,所以尽管写了一辈子传世金曲,捧红了无数妙龄女歌手,但自己依然是穷困潦倒,死了连棺材钱也没有,真是让人感慨万千啊。

虽然说这科举的经历是柳永人生的不幸,但却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大幸。因为打击实在太大,柳永深深地扎到市民堆里去写他的歌词,他一介书生流落京城,卖词为生,这种生活的压力,生活的体味,还有皇家的冷淡,倒使他一心去从事民间创作。他是第一个到民间去的词作家。这种扎根坊间的创作生活一直持续了17年,直到他终于在47岁那年才算通过考试,得了一个小官。

锥子装在衣袋里总要露出尖来。宋仁宗嫌柳永这把锥子不好,“啪”的一声从皇宫大殿扔到了市井底层,不想俗衣破袍仍然裹不住他闪亮的锥尖,这真应了柳永自己的那句话:“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柳永所处的时代正当北宋开国不久,国家统一,天下太平,都市通俗文艺相应发展。市民文化呼唤着自己的文化巨人。这时柳永出现了,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专业的市民文学作家。市井这块沃土堆拥着他,托举着他,他拼命地疯长,淋漓酣畅地发挥着自己的才华。

柳永于词的贡献,可以说如牛顿、爱因斯坦于物理学的贡献一样,是里程碑式的。他在形式上把过去只有几十字的短令发展到百多字的长调。在内容上把词从官词解放出来,大胆引进了市民生活、市民情感、市民语言,从而开创了市民所歌唱着的自己的词。在艺术上他发展了铺叙手法,靠叙述的白描的功夫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意境。就像超声波探测,就像电子显微镜扫描,你不得不佩服他的笔怎么能伸入到这么细微绝妙的层次。他常常只用几个字,就是我们调动全套摄影器材也很难达到这个情景。比如这首已传唱900年不衰的名作《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读到这些句子,让人联想到第一次置身于九寨沟山水中的感觉。这词,你任裁其中一句都情意无尽,美不胜收。这种功夫,古今词坛能有几人。在宋词发展上,柳永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是把音乐和文学结合起来,把专家和民众沟通起来的代表作家。因此,我们应肯定柳永在词作上的贡献,没有柳永,不仅词的生命会缩减,继起的曲也必然不能蔚为流风!我们钟爱于柳永垂青于柳永,是因为他的才华他的风流总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是因为他的爱恨情愁总是表现得那样淋漓尽致洋洋洒洒,是因为他的一字一句总是让人情到深处不能自拔!不管你怎么评价和看待柳永,他的确是一个“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从烟花柳巷走出来的中国文学史上首屈一指的风流才子。在词坛,他独树一帜,是—座卓尔不群的高峰。“自古多情伤离别,更那堪泠落清秋节”;“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些独步千古的经典名句,标示着一代宗师的专有品牌。千百年来,敢如此沉沦的惟有柳永,沉沦到如此精彩的也只有柳永。

柳永恐怕没有想到他身后在中国文学史上会占有这样一个重要位置。他不是想当名作家而到市井中去的,而是怀着极不情愿的心情从考场落第后走向瓦肆勾栏,但是他身上的文学才华与艺术天赋立即与这里喧闹的生活气息、优美的丝竹管弦和多情婀娜的女子发生共鸣。他在这里没有堕落,反而成了词坛巨匠。这就是为什么历史记住了秦皇汉武,也同样记住了柳永。一个错误却成就了一段美丽。

真情,真爱,真词,真男人。

敢写,敢唱,敢为,敢叛逆。

善敬,柳永!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