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taopy的个人主页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日志

 
 

千古风流一稼轩  

2008-03-30 17:16:06|  分类: 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生注定/你和辛酸为伴/跃马横刀/屡屡把敌寇杀得人仰马翻/南归之后/失去了手中的利剑钢刀/曾把历史攥得格格作响/只能无奈地/捏住一支细细的羊毫/笔走龙蛇/断鸿声里/对着愁云密布的苍穹/仰天长啸/一次次地把栏杆拍遍

八百年后/为何/昔日的《水龙吟》依旧荡气回肠/令重游的后人尘满面鬓如霜/为何/诗离我们越来越远/却不知早在你发黄的诗页里/连每个标点/都诠释了醒目的答案

一个人,走了千年;一朵花,开了千载。辛弃疾――一枝傲然绽放在宋代的芬芳无比的白莲。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历史上多少英雄豪杰,能文者有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能武者亦有之:“犯我大汉,虽远必诛”的霍去病。但是,文武兼备者呢?

辛弃疾就是这样的旷世奇才!

率兵五十,夜闯五万人之金营,活捉叛将张安国,且毫发未伤,全身而退。那是怎样惊心动魄的一幕啊!

辛弃疾是个战士,按时下新新人类的说法,算作是个“暴走战士”!但,他也是个叹花的词客!

王国维《人间词话》亦言:“南宋词人,白石有格而无情,剑南有气而乏韵,其堪与北宋人颉颃者,惟一幼安耳。”

“千古兴亡多少事?不尽长江滚滚流。”的辛酸感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超凡脱俗;“铁马解鞍,任何它游走南山坡,劳心且放青山绿水间”的悠然阔朗。就文学造就而言,辛词沉郁顿挫、慷慨苍凉之外兼有清丽明快、缠绵妩媚之风格,无愧于一代词宗!

重温那个山河破碎、英雄难觅的时代,我们看到了辛弃疾的存在。可悲的是,一个朝代的希望,只能凄凉地寄托在一朵花上。南宋亡了,却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诗意的战士,一个拔剑看花的诗人。此后的八百年间,民族的兴亡轮回,一次次沉沦,又一次次觉醒,就凭着中国人骨子里从未丧失的那种“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气节,中华民族度过了艰难漫长的岁月。至今,这种气节仍清晰地行走在每一个爱国者的字里行间。

自古圣贤多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诗人总是寂寞的,寂寞就是诗人的影子。寂寞没有增加他们生命的长度,却增加了他们生命的深度。寂寞,诗人就有了一种超脱和空灵,在历史的长河中永恒!

幼安,其实,你并不寂寞。你身后801年,这样一个明媚的春日,我们满怀景仰,把你深深地凭吊。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