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taopy的个人主页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日志

 
 

“文本细读,让语文如此美丽”专题研究之沙龙篇  

2009-04-04 12:02:36|  分类: 教研热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大赛巷小学   向真):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感谢大家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参加我们的《文本细读,让语文如此美丽》教学研讨沙龙。参与今天活动的老师有:沙市小语学会青研中心副主任,区实验小学王旭老师,大赛巷小学王雪晴老师,青莲巷小学邓江勇老师,解放路小学饶娅芹老师,洪垸小学方霖老师,民主街小学王亭老师,北京路一小佘琼老师,欢迎大家的到来。

小语专家沈大安老师说过:“好的课来源于匠心独运的教学设计,而好的教学设计又来源于正确深入的文本细读。”特级教师王崧舟在他的《文本细读,徜徉在语言之途》一文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什么是文本细读?我想用几句话来形象地描述一下。用王瑶的话说就是“在汉语中出生入死。”用南帆先生的话来说:“文本细读就是沉入词语。”用吕叔湘先生的话来说:“文本细读就是从语言出发,再回到语言。”用夏丏尊先生的话来说就是:“文本细读引发一种对语言的敏感。”

为何这些名师大家们都钟情于文本细读?做为一名小学语文教师,我们应该如何来进行文本细读?怎样才能处理好多元解读和价值取向的关系?文体细读如何深入浅出,从而体现小学语文的个性?……这些都是我们今天要探讨的问题。让我们敞开的心扉,释放激情,分享智慧,也让我们静心感受自己的思想在他人内心处赢得悠长回音的快乐。

王雪晴:

记得两三年前,我执教《生命  生命》一课前,向谌老师请教,谌老师说:你不急着想教学设计,查查相关的资料,自己先把这篇文章读一读……如今回想起来,那时谌老师就是在教我如何进行文本细读。现在,我对文本细读也有了些许的认识和理解。

我觉得首先重在一个“细”字。

当我们开始读一个文本的时候,最好暂时忘记教师的身份、教学的任务,而是以一个普通读者的心态来放松地欣赏作品,获得自然的阅读体验和真实的审美直觉。这是一种非功利的阅读,是一种以感性为主的阅读,这种对作品的直觉弥足珍贵。而文本细读的关键在潜心涵咏,在语言方面,要注意用词、语义、句式、修辞,分析文本结构、体裁及写作背景和前人对作品的评论,甚至细微到文章标点……无一不是我们打开文本大门的钥匙。

其次是“读”,我这里要强调的是大声的诵读。

通常我们在备课时,都习惯于默读,默读时,课文中有些体会不出的东西,一朗读就感受到了,体会出来了。朗读是赋予作品以生命,是激活文字,所以它有助于理解。尤其是我们教学时要范读并指导学生朗读,不断地诵读对于正音和指导朗读更有效。

刚刚听到邓老师执教的《匆匆》一课,让我想起以前学习和观摩过的许多优质课,其中不乏让人印象深刻的课,这些课都有它的灵魂所在,我想文章讲究文眼,那么我们在备课时,是否可以找找课的“课眼”呢?邓老师刚才就是抓住“珍惜时间、珍惜生命”为主线,还有我们经常听到的《桥》主要围绕“老汉就像一座山”为课眼,《将相和》一课抓住蔺相如的这张“嘴”来作文章,还有《七颗钻石》中的“爱”,《葡萄沟》中的“葡萄沟通真是个好地方。”……

当然,我们不要企图读一两遍就能进入文本,即使悟性再好的人也做不到。我的窍门就是读啊思啊,思啊读啊,一遍又一遍,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豁然贯通,有了新的发现!

正所谓“文本无语笑东风,细读有情长思量。一粒沙子一世界,野花开处见天堂。”

饶娅芹:

寻找“缝隙”,也就是寻找作品中自相矛盾不可解释之处。不仅发现作品自身的“矛盾”,也发现作品跟生活、跟人之常情的“矛盾”。

很多老师都读过当代诗人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也十分喜欢这首诗,把它当成一首生活的赞美诗来欣赏。诗中描绘了令人向往的幸福的生活: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但细读这首诗,会发现许多“缝隙”:比如,面朝大地才能看到春暖花开,而诗的标题却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中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为什么不“从今天起”?我们常说“从明天起六点钟起床”“从明天起节约每一分钱”,这些都是具体可行的,但想“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行吗?诗中把“你”和“我”分得很清,“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么“我”究竟想做什么?“我”将会到哪里去获得幸福?……尽管字面上诗人在歌唱世俗的幸福,而暗示的却是他心灵的痛苦。事实上,这首诗写成的两个月后,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由此看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是一首热爱生活的赞歌,而是海子告别世界的内心独白。

主持人:

两位老师用朴素的言语阐述了细读文本的策略,简简单单而又实实在在,宛若淡淡清水,虽不及Cappuccinor的香醇,却是不可遗失的生命之源。过去,我们常提到要“深钻教材”,要全身心地投入教材,这个提法和我们今天所提到的“细读文本”有哪些联系呢?“文本细读”是被贴上了新标签的“深钻教材”吗?

方霖:

“文本细读”虽已成为一些教育专家和名师们津津乐道和大力推崇的新名词,并大有流行的趋势,但对于像我这种刚教语文不久的语文教师来说,文本细读还是一个陌生的名词。

最初我只是单纯的认为,文本细读就是钻研教材。在阅读、学习了大量的有关文本细读的资料后,我才发现文本细读和钻研教材这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文本细读是指读者通过对作品文本的详细阅读,进行细致、精确的语义分析,从而实现对文本意义准确、透辟的解读。虽然文本细读与钻研教材两者针对的都是同一对象——课文。可如果仅仅是钻研教材,教师只需要钻研课文的重点、难点、疑点、特点这四点,主要思考的是用什么方法去教育的问题。而文本细读不仅包括这些,它还需要我们语文教师读得更多,如读作者生平,读课文背景、相关资料,甚至还要读课文的出处……打个比方,如果说文本细读就是一本杂志,那么钻研教材仅仅是这本杂志中的一个栏目。

在学习中,我还了解到不少著名的特级教师都特别推荐文本细读。特级教师沈大安认为我们教师读文本之初,最好暂时忘记教师的身份、教学任务,以一个普通读者的心态放松地来欣赏作品,获得自然的阅读体验和真实的审美直觉。他还认为,在一个以钻研教材为出发点的老师眼里,文本只是学习语言的工具,文本细读则不同,在文本细读者眼里,文本是有生命,有灵性的,是独立存在的,是需要解读者用自己的情感与思想去激活的。

著名特级教师王崧舟老师为了教好清朝诗人纳兰性德所写的《长相思》,阅读了上万字的有关《长相思》鉴赏文字,又研读了纳兰性德的生平资料,还读了纳兰性德所创作的整本《纳兰词》,最后写下了1493字的自我感悟、自我鉴赏、自我发现的文本细读感受。特级教师窦桂梅在准备《卖火柴的小女孩》这节课时,她并没有仅仅只钻研课文,而是把课文放在一个宏大的文化背景之下,她先阅读了大量的相关资料,如《论安徒生童话的悲剧意识》、《以乐写哀倍增哀——卖火柴的小女孩反衬描写赏析》、《童话教学方法谈》……同时,还读了《儿童文学教程》、《小说语言美学》、《相信童话》等相关理论书籍。然后再对课文和叶君健的译文进行对比,在比较中进行质疑与确认,写下了一万多字的文本细读感受。在此基础上,窦桂梅才进行教学设计,先后易稿14次,虽然最终上课只从其中一份,但每次设计的角度不尽相同。可以说正是因为“文本细读”成就了一位位名师,也为我们带来了一堂堂经典的好课。

 王亭:

 我个人认为,文本细读与深钻教材在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首先,从二者所研究的对象来讲,前者是"文本",后者是"教材",在语文教学的范畴内,他们都是"课文"。其次,从两者的目的来讲,文本细读的终极旨归"不是教师专业素养的提高,而是学生的语文学习和语文素养的提高",而深钻教材的目的是明晰教材的重点、难点和疑点,以便通过课堂教学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和素养。不难看出,无论对象还是目的,二者均无大的区别。但是,两者的研究重点还是有区别的:前者重点研究"教什么",后者重点研究"怎么教"。但是,请注意我强调的是"重点"__语文教师的文本细读也要研究"怎么教",而"深钻教材"第一步要做的必定是"教什么",只是重点不同罢了。

欣赏特级教师的课堂教学,更能清楚的认识这两个概念:你说特级教师教得如此精彩,是"文本细读"的好,还是"教材钻研"的深?1999年,没有提"文本细读",王崧舟的《万里长城》不照样横空出世?2008年,"文本细读"热了,于永正的《杨氏之子》就"文本细读"了?那他的《草》获得的成功与"文本细读'一点关系没有?肯定不是!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不管是"文本细读",还是"深钻教材",只要我们有一个语文教师的责任感与自信心,怀揣对语文的热爱,无论是"我的教材我深钻"还是"我的文本我细读"又有什么关系呢?

 邓江勇:

这次我有幸参加了专题研讨活动,并且承担了重要的课例展示部分。结果的确不如人意,但过程值得我好好反思。接到任务后,我是一腔的热情,满怀信心地投入到前期的准备工作。我大量地阅读了与《匆匆》一课有关的教学案例、设计、实录,专门研究了支玉恒老师的课堂教学实录。我越读越感觉找不着方向了。我也有些茫茫然。

我找到谌涛老师交流,他给我作了方向上的指导,并且向我推荐了关于“文本细读”方面的文章,让我静下心来好好读一读。我读了沈大安先生的专题访谈实录——《慢慢走,欣赏啊!》“教师没有细读文本,没有自己的感受,拿什么去跟学生对话?”这句话给我很深刻的启发。我从熟悉文本本身做起,开始背书,一遍,两遍,三遍……课文我已经能熟练地背诵下来,时间的影子似乎慢慢地在我眼睛里清晰起来。教学流程似乎也安排的够合理,信心似乎也是满满的,我有了试教的想法。

我充满激情地展开了与学生的第一次对话。

我的确是陶醉在自己的天地里,正如听课老师的反馈,学生似乎成了一个欣赏者,静静地,默默地看着。课程标准提出“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我有些沮丧。沈大安先生说得好:“小学语文这门学科,一是姓‘语’,一是姓‘小’,这是我们时刻不能忘记的。教师自己对文本的解读可以非常深刻和独到,但我们不能忘记我们面对的是6—12岁的儿童。孩子不是小‘大人’,他们有自己的年龄心理特点,他们有自己认识世界的方式。我们不能把成人的认识强加给孩子,或牵引着他们向前,让孩子过于早熟并不是好事。小学教学贵在深入浅出,符合儿童的认识水平,具有童真童趣。”我似乎偏离了这样的方向,这也是我今后必须要做到的。

于永正老师用他实践的真知告诉我们:教师要具备消化教材的胃,这个胃就是“品位、道德、智能”的总和。这个“胃”是靠长期修炼得来的,而且还得天天充电,不然就是修炼好了,它也会萎缩。

最后借美学大师朱光潜在《谈美》结束的时候送青年朋友一句话:“慢慢走,欣赏啊!”与大家共勉。

主持人:

我想起王崧舟老师所说的:“教师首先要实现要实现自己的文本细读,而不是被教参、教学设计集萃之类的参考书先行遮蔽了自己的解读。”我们应该采取怎样的姿态进入文本,去涵咏品味,去倾听文本发出的细微声响呢?

佘琼:

刚才几位老师就文本细读概念的提出、文本细读的途径以及方法谈了自己的见解,我受益颇多。在这里我想说“态度决定一切”,教师阅读文本时的心态决定了是否能做到文本细读。

“文本细读”,请大家细细品品这几个字,文本细读的关键之处在于这个“细”字。作为语文老师,不可能不读文本,可是急于求成的浮躁、功利化的应试教学思想使文本阅读理解粗浅,教学设计匆匆而就,试问有多少老师能做到细读文本呢?

我认为“细”读文本一定要做到抛开浮躁和功利的心态静下心来慢慢读。当我们接触到一个文本的时候,如果只是以一个普通读者的心态放松单纯地欣赏作品,获得的感性认识会更加真实、深刻。拿我读《去年的树》这篇文章的阅读体验来说吧:《去年的树》是第七册第三组的一篇精读课文,它以极其朴素的表现手法叙述了发生在一只小鸟和一棵大树之间的故事。记得当时因为认为课文内容简单,所以教案一挥而就,课堂上学生通过抓鸟儿和树根、大门、小女孩的对话领悟到了友情的可贵,教学过程流畅,我自以为成功。这节课过后不久,我们班开展朗诵比赛,在学生的一致要求下我也参加了。《去年的树》篇幅短小,因此我选定此文参加比赛。要参加比赛,总要好好读几遍文章吧,可不能让学生比下去了!于是,我关起门来真正静下心来潜心诵读。当我细细读完一遍后心中竟充盈着惆怅。我惊诧于自己的感受,并责问自己:这么美的文章,为什么当初没有静静地读一读?二遍、三遍、三遍……,我反复读着,愈来愈强烈地感受到短短的文本中承载着极丰富而深厚的内涵,当最后读到“鸟儿面对着由朋友生命点燃的煤油灯,唱起了去年的歌”时,我想到对着灯火看的小鸟,该是怎样的心情?想到逝去的时光,永远的消失,生存的意义……失落,伤感,酸楚……说不清是些什么滋味交织在一起,真是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谈到这儿,我不禁想起了著名美学大师朱光潜的一句话,这也是刚才邓江勇老师所提到的:“慢慢走,欣赏啊!”,我想改一个字——慢慢“读”,欣赏啊!读书是这样,人生何尝不是这样?“闲看花开花落,静观云卷云舒”,“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只要你从容的面对生活,你会发现生活无处不精彩,只要你静下心来慢慢读文章,你会发现一字一词皆精妙,一文一篇总关情!

主持人:是呀,将自己进入文本的姿态设定为一位单纯的读者,细细咀嚼,慢慢品味,或凝眉蹙额,畅快淋漓的感受中,定会有新的发现。让我们继续谈开去,谈谈自己在细读文本时的奇妙之旅。

王旭:

王崧舟老师曾经说过:“细读文本的终极意义就是细读自己。文本是一个美丽的倒影,你在这个倒影中看到的不是文本,而是你自己。你的精神倒影有多深,你对文本细读就有多深;你的精神倒影有远,你对文本细读就有多远。因此,不是文本,而是你的文化视野、言语禀赋、审美旨趣、精神高度、生命境界决定着你的细读。从这个意义说,细读不是从文本开始,而是从“自己”开始。

哲学大师海德格尔说过“文本细读”就是——徜徉在语言之途。徜徉就是散步,现代社会是一个远离“徜徉”,放逐“徜徉”,甚至不知“徜徉”为何物的时代。想想我们语文,我们的阅读,不总是脚步匆匆吗?所以,文本细读,倡导在开满鲜花的语言之途徜徉,目之所及,那是人生的一道道风景,让你心旷神怡,让你流连忘返,让你进入一种内在的,生命的澄明之境。

以前就读过梁晓声的《慈母情深》甚是感动.就这样初读课文后我单纯的认为只要让学生认识到母亲的艰辛,母爱的伟大就足矣。这次有机会了解到作者梁晓声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完成一篇关于“童年往事”的约稿,没有写童年时期的趣事,是因为在那个年代对于儿童有趣的事情太少太少,而作者印象深刻的就是课文中描写的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从那天以后,开始学会了体恤自己的母亲,也是在那一天开始长大了。只有能体恤自己父母的人,才是真正的具有“爱心”的人,否则其他什么都只是空谈。就这样,希望这篇课文能让孩子们从懂得爱自己的父母开始,去爱身边的人或事。就像作者梁晓声希望的那样:世界三有爱心的人多了,世界三就更加美好了,一切自然界为人类造成的苦难,人类也就都能通过彼此关怀的爱心来减轻它了……

语文教学能力的形成,尤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一蹴而就的,它是一个对自身母语的长期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积淀过程,需要教育者潜心地细读文本和循序渐进地慧心操作。而正是文本细读让语文如此美丽的根本症结所在。

王亭:

一篇文章,读一两遍,往往留下的印象不够清晰,体会到的东西也不够深刻。只有沉入文本,反复研读,一些词句才会凸现出来,隐藏于字里行间的未尽之言才能被我们捕捉。同时,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不同的阅历层次以及不同的心境,对文本的理解和感受也不尽相同。多读,能让我们更全面深刻地理解文本,从而为“教什么”和“怎么教”打下基础。

大家小时侯都读过《示儿》这首诗,因为教材上有。不仅读,而且还背过。(如果背不出老师要批评的),但你说那时侯有多深的理解,完全谈不上。如果还能感受一点诗人的爱国情怀,那多半是老师强塞硬灌的。二十多年过去,当我要参加古典诗词教学竞赛,再次读到这首诗,一股悲的气息迎面扑来,让我应接不暇。围绕“悲”,我看到了作者临终嘱咐儿子的情形,那是一幅悲凉的诀别图,围绕“悲”,我看到了山河破碎、人民流离而南宋统治者花天酒地屈膝投降,那是陆游的悲痛与悲愤所在。于是我读懂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至死不渝的爱国心与报国志。

 接受文本细读的理念后,三读《示儿》,又多了一些深切的体会。一个人活了85岁,生有7个儿子,即使在今天,也算是寿比南山,儿孙满堂。死对他来说也应该是寿终正寝别无遗憾吧!从这个角度来说,作者“死去元知万事空”是有一定道理的,但陆游却悲从中来。为何如此?反观陆游的一生,从早年流离失所,到二十岁立志报国——“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何等的豪情壮志啊!然而,时光流逝,他的心愿志向却“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陆游怎不“头涔涔而泪潸潸”呢?68岁时写下“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你顿时明白老人的情所系,心所牵。又一个16年过去了,与放翁一起战斗的爱国将士们纷纷离世,他却固执的、不依不挠的活着,为的是什么?此时你再读“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望告乃翁”时,你又感受到了什么?那分明就是一个“美”字:是陆游精神力量的美,是一种震撼人心的悲壮的美啊!我终于读懂了这首看似平淡无奇的诗能流传千古的原因。

所以,当我们一遍又一遍的读着文本,就如同在开满鲜花的道路上徜徉,目之所及那是让人流连忘返、心旷神怡的风景。当你带着这样的细读走进课堂,你底气十足,你左右逢源,你出神入化。为什么?因为文本已全部兑换成你深刻的生命体验了,因为你和文,文和你已经打成一片,融为一体了。

邓江勇:

今天我们谈到文本细读,“读”是一项基本功,今天在坐的有几位老师,都参加过去年的“古典诗词”课堂教学竞赛活动,不知道在这里能否给我们展示一下古诗的诵读呢?

王雪晴、王亭、佘琼三位老师分别展示。获得阵阵掌声。

主持人:

感谢各位老师精彩的发言,今天我们在一起尽情地聊了聊,不同思维方式的碰撞激发了最有效的结果。从老师们的交谈中,我们认识到了文本解读无疑是语文教师一项重要的基本功。我们要以文本为核心,抓住文本的关键点,自觉地运用各种方法,引导学生以多元姿态亲近文本,沉入言语之中,涵泳品味,从而开掘言语的多侧面内涵,主动地、富有创意地建构文本意义,进而建构起学生个体的心灵空间。

沈大安老师告诉我们,解读文本要“放松心态 潜心会文”、“知人论世 寻找缝隙”、“多元解法 换位思考”。我们今天找到了细读文本的几个切入点:我们可以从“诵读涵泳”入手读生感、感得悟,赋予文本以生命; 可以从“语言文字”入手--品其味、悟其神,凸现文本之生命;我们还可以从“作者及背景”入手--还原情、呈现境,提升文本生命的价值。

教学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面对一个个陌生或熟悉的文学作品,通过自己的细读发现它的价值,是一个充满挑战和创造的过程。当我们从文本中发现了自己熟悉的生活,发现了人生的价值,发现了生命的真谛时,心中就会充盈着喜悦。

谢谢大家的参与!我们期待着今后有更多的老师加入到教学研讨活动中来,让我们在小语教学的路上,走得更广,走得更远!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