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taopy的个人主页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日志

 
 

不老的童心  

2010-11-05 10:15:03|  分类: 杏坛语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去看海

 

                 走啊,一起走,我们去看海

                 海风已吹进我们的心中

                 耳边已响起潮声澎湃

                 走啊,去看海,海是我们的梦

                 海的胸怀如此的宽大

                 海的家园如此的富足

                 海是我们的另一个家

                 看见海,就像走进了宝库

                 我们在海的怀抱里跳跃

                 歌声笑声溅起鲜亮的花朵

                 海在我们的怀抱里欢笑

                 潮起潮落都有动听的歌

                 去看海,一路唱着热情的歌曲

                 去看海,有读不完的生命启迪

金波的这首儿童诗被收录在小学语文教材六年级上册综合性学习单元。诗的第一节说我们去看海,是一种邀请的形式,这一节与最后一节相互照应;第二节和第三节运用了修辞方法,运用了比喻中的暗喻和拟人手法,说海里的资源丰富,有陆地上没有的东西,好像一个大宝库。“我们在海里玩耍,歌声和笑声伴着我们溅起海水,溅起水花的声音像歌一样,我们在海的怀抱里”,运用了拟人的方法,将我们和大海融为一体了。看海,他们去过许多回,都十分的兴奋愉快。同时,作者希望我们的胸怀像海一样宽大。在作者的十四行诗句中,我们吟诵着,不难体会着作者热爱大海的思想感情。

流露在他诗里的感情,是美的;展现在他诗里的生活,是美的;反映在他诗里的自然,更是美的。生活的美、人情的美、自然的美使他的诗给了我们一个很美很美的世界。那是一个明丽而和谐的世界,那是一个善良而友爱的世界,那是一个人与自然相互沟通了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童话的,也是真切的。是诗人用童话的眼睛反映出的世界,用童话的心灵感应出的世界。即是诗人用儿童诗的艺术创造出的一个诗的世界。这是一首语言活泼欢快,情绪饱满激昂的儿童诗。

在中国当代儿童诗歌创作领域,金波,是一个金光灿灿的名字。虽然他也从事成人诗歌创作,但是自1957年以来,他全身心投入的还是儿童文学的创作,在儿童诗、散文、童话等诸多文体上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50年来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成为儿童文学界的一棵常青树。上世纪60年代的儿童诗集《回声》、80年代的儿童诗集《会飞的花朵》和《我的雪人》、90年代的《绿色的太阳》《在我和你之间》《林中月夜》和《我们去看海》等童诗集及童话《苹果人儿的奇遇》等都是当代儿童文学中的精品。新世纪以来,他的中长篇童话《追踪小绿人》《乌丢丢的奇遇》《无声的阳光》等都不曾让读者失望。有论者认为,金波是中国儿童诗诗化进程中的一面旗帜。探讨金波儿童诗的特征及成就,不仅是向这位50年来一直坚持奉献给孩子们最纯正的汉语诗歌的作家表达一种敬意,也藉此探讨中国儿童诗壮大发展的可能和途径。          

                                                             儿童诗歌诗化进程的旗帜

问:今年是金波从事儿童文学创作50周年,对一位作家而言,能如此长久地保持着艺术创造的活力和探索的勇气,依旧为读者奉献着值得信赖的作品,实在是难得。金波在儿童文学创作上也堪称是“多面手”,尤其是他的儿童诗创作。他的儿童诗创作基本上贯穿了整个当代儿童诗歌的发展历程,不但在他自己的创作中,而且在整个当代儿童诗的发展中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朱效文:的确,金波先生的儿童文学创作在不同的体裁上都有着很高的造诣和艺术成就。但我以为金波先生主要是一位诗人,他总是以诗人的心灵和笔触来写作,他创作的童话、散文和幼儿文学,无不展现着诗的品质,洋溢着诗的激情,渲染着诗的意境。最能代表金波先生文学创作成就的,无疑是他的儿童诗。想用简单的语言给金波先生的创作做一番评价是不容易的。

我以为金波先生是中国儿童诗诗化进程中的一面旗帜。我理解的儿童诗的诗化进程,就是使儿童诗成为真正的诗,具有真正的诗的品质。金波先生不但坚持儿童诗必须“首先是诗”,而不是“抽象的思维”、“直白的论说”,不能“简单化”;并且在自己的创作中,始终不渝地追求完美的诗的品质,用自己的创作,为儿童诗的诗化起着导师和榜样的作用。

当代儿童诗的发展历程,大体上是一个不断地推进诗化和不断地倡导诗教的过程。推进诗化是不断提升儿童诗的品质,不断产生优秀儿童诗作者的过程;倡导诗教是不断用优秀儿童诗陶冶和感动孩子,培养越来越多热爱诗的儿童读者,并反过来推动儿童诗发展的过程。在这两个过程中,金波先生都是不可替代的呐喊者、开拓者和示范者,是我们这些后来者的楷模。

董宏猷:在现代儿童诗的开拓史上,郭风、金近、贺宜等诗人都作出了突出的探索。他们的贡献,在于将儿童诗从萌芽期带入了成长期,将尚残留着白话诗浅白痕迹的儿童诗带入了独具个性和诗化品格的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春天。金波先生的儿童诗创作,发轫于上个世纪60年代,他的诗集《回声》,以清新悠扬的韵律、轻柔婉丽的风格,卓然独立于儿童诗苑。金波先生有一颗特别敏锐的童心,善于从平凡的事物中发现美和诗意。半个世纪以来,他的儿童诗创作便成为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中一座承上启下的桥梁,一道纯真而优美的世纪风景,成为中国当代儿童诗的典范和象征。他对儿童诗的创作,从形式到内容,从诗化品格的坚守与追求,到诗教的实践,都极大地拓展了儿童诗的发展空间。

谭旭东:我觉得金波的童诗创作也好,童话创作也好,都始终坚持“艺术”这个标准,他认为“儿童文学是美的文学”,他的童诗创作就是这一艺术观的实践。可以说,金波童诗在语言上追求美感,在意境上追求诗意,他是真正的儿童文学纯美派。在这一点上,许多中青年作家都受到他的影响和召唤,如四川诗人邱易东、陕西诗人王宜振、辽宁诗人王立春,包括我个人,等等,我们都是读他的作品并追求他的艺术风格的。当然,金波本人也是学者,他的作品之所以艺术格调高雅,与他有深厚的学养和识见有关,比如在他的作品中就可以发现对欧美诗歌和童话营养的汲取。

董宏猷:二位的概括都非常准确,我想补充的是,他的儿童诗创作,在吸收古今中外以及民间的儿童诗和童谣的营养,用汉语写作上,在使儿童诗“中国化”、民族化、典范化上,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金波先生非常重视童谣,那些流传于民间的充满童趣和鲜活的生活情趣的童谣,以及古典诗词的典范美、和谐美,是他儿童诗创作的源泉;而将十四行诗引进儿童诗的创作领域,无疑是对“拿来主义”生动的诠释。

李东华:金波先生是当代儿童诗创作的一座高峰,他所达到的高度,他所写就的“纪录”,对于后来者是必须要面对的一个考验。我们总是说当下的儿童诗创作面临着极大的困境,很大原因是受众的减少;而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年轻一代的儿童诗人们,最迫切的事情就是不断提高自己的学识和素养,磨炼自己的诗艺,否则,面对着金波先生这样的艺术高峰,我们登都登不上去,又怎么谈得上超越?没有超越,没有开拓,儿童诗的发展就只能是空想。儿童诗人王宜振在一首诗中曾经说:“我摸一个词语/从嫩摸到老/我想把它摸亮。”有进取心的诗人就应该对诗歌怀着这样的敬畏之心,才能站在金波先生这些大诗人的肩膀上,开拓儿童诗新的审美空间。

金波先生在艺术上之所以能够常青,我觉得其秘诀就在于,他不断地给自己设置创作的难度,敢于放弃已经给自己带来荣誉但自己已经驾轻就熟的艺术形式,不断地突破和超越自我。比如他把十四行诗这种形式引进儿童诗的创作,比如他在长篇童话《乌丢丢的奇遇》里把十四行儿童诗与童话成功地结合在一起,而那时他已年近70,却拥有饱满的创新的勇气。他的这种精神,我认为,是他贡献给儿童文坛的最大精神财富。当今的儿童文坛面临着市场的诱惑,很多人以创作的数量、作品的发行量作为创作的动力,以致在高速的复制中浪费了自己的艺术生命。应该像金波先生这样,在艺术上不断探险、攀高,保持一种进取心。

                                                               和谐之美的倾力追求者

问:刚才各位从不同的角度对金波创作进行了评价。提到金波的诗,我们都觉得“美”,那么,到底“美”在哪里呢?也就是说,金波诗歌的突出美学特征何在?

朱效文:首先,金波先生对儿童诗的形式美的极致追求,在儿童诗界几乎是独一无二的,我以为是堪称典范的。诗之所以成为诗,就因为它有不同于散文的独特的艺术形式,没有了诗歌的形式美,也就没有了诗歌。而忽略对儿童诗形式美的追求,恰恰正是很多儿童诗创作中的一个弱项之所在。

金波独创的十四行儿童诗,是儿童诗创作中的一朵奇葩,是儿童诗诗化进程中的里程碑式的成果。诗的韵律美在我看来,不是对诗的束缚,而是诗对于本质的回归。我十分敬佩金波先生的不懈努力。也许他的这种奋斗是孤独的,但它对于诗歌的复兴贡献至伟。我深信读者之所以爱诗,一是爱其情(包括境和意象),二是爱其韵(包括内在的和外在的韵律)。丢失了诗的韵,就如同丢失了诗的魂。我至今记得金波先生发表在《巨人》杂志1998年第3期上的十四行抒情长诗《献给母亲的花环》,其严谨、复杂的格律,恢弘、优雅的结构令人惊叹。诗歌发表后,读者反馈出乎意料地好,小读者们爱诗的激情仿佛被奇迹般地点燃了。

董宏猷:金波诗歌的突出特征,是优雅、纯净、唯美、抒情,充满爱,充满情感和博大的悲悯情怀。他的儿童诗,博采众长,融汇古今,在汉民族语言和诗歌写作的典范化上,作出了不懈的探索、追求和突出贡献。

他的儿童诗,还不只是形式美,从形式和内容都追求一种和谐之美。他对十四行诗的选择和探索,和闻一多当年对新诗格律化的探索一样,也是在追求中国古典诗词结构中的对称、阴阳平衡、和谐之美。他对自然之美的感受力,对平凡事物所蕴含之美的感受力,对真善美的追求和表达,也深刻表达了天人合一的和谐哲学之美。这种和谐之美,在儿童诗中,便显得格外地典雅、优美、宁静、纯真,使金波先生的儿童诗创作,成为当代中国儿童文学的一座独特的艺术高峰。

谭旭东:正是因为金波诗歌对形式的重视,对语言的重视,所以他的作品语言最规范,且意义深远,值得品味,也符合童心,因此大陆和台港各种小学教材选用他的作品近百篇。作为一位儿童文学作家,受到这样的重视和关注,可见他的作品的艺术魅力。

                                                                      汉语之美的守护者

问:刚才大家的谈话,都认定了金波的作品语言优雅而干净,被称为“标准的汉语写作”。我想,金波的创作对当前新诗创作是很有启发的,新诗界很多人对“标准”、“纯洁”存在误解,以至于“口水诗”、“打油诗”泛滥成灾。几位都创作过童诗,作为诗人,你们觉得应该如何从诗歌语言甚至精神追求的层次上来认识这个问题?

董宏猷:诗歌是一个民族语言文化的精华,那些伟大的诗人,便是一个民族的骄傲。一个民族的心灵、想像力,以及语言文化的精华,无不是通过他们的作品而呈现于世界民族之林。汉民族语言特有的概括力和表现力,在古典诗词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构成了汉民族语言鲜明的民族特色。这种“典范化”,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通过一代一代的诗人不断的探索实践,从而涌现出最能代表民族特色和精神追求的伟大诗人,他们的诗篇,便成为某种典范,成为一个民族的文化密码。李白如此,杜甫如此,莎士比亚、普希金亦如此。一部诗歌发展史,其实是不断地创造、形成“标准”和“典范”,同时,又不断地超越和打破“标准”和“典范”,去寻求新的“标准”和“典范”的历史。我们现在所说的“标准的汉语写作”,是一个民族精神文明高度发展的需要,是时代对民族语言的发展进行梳理、“典范化”的需要。这里所说的“典范化”,其实是和多样化不矛盾的;这里所说的“标准”,也不是“惟一”,就像古典诗词中,“豪放”是一种标准,“婉约”何尝不是一种“标准”?

在这个意义上,金波的儿童诗,优雅而纯净,优美而抒情,并且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创作中,始终保持着鲜明的艺术特色,始终保持着不懈的艺术追求和精神追求,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典范,形成了高峰。这是历史的评价,不是任何人可以自封和任命的。

谭旭东:我觉得金波的诗歌向新诗创作提出了一个基本的艺术原则,那就是永远别忘了诗歌是最高的语言艺术,某种程度上说,诗是最有难度的艺术。金波的儿童文学创作也向我们青年儿童文学作家昭示了这么一个方向:儿童文学应该不但是儿童的心灵家园,而且也是成人世界的诗意栖息地。

朱效文:儿童正处于学习知识和文化的成长期,给予他们规范的语言环境显然是必须的。民族语言的稳定性和民族语言的发展性无疑是同样重要的。但民族语言的发展是缓慢的,是在一个很长的时间段里慢慢进行的。对于牙牙学语的儿童来说,稳定才是压倒一切的,发展那是以后的事。

诗歌语言是艺术化的语言,是最精致、最凝练、最动听、最优美的民族语言,是民族语言的精华。我对像金波那样,用规范的、精美的民族语言写作的人,怀着感恩的心情。因为在我的儿童时代,就是读着他们的作品长大的,他们使我得到了语言的启蒙,这对一个孩子的一生是至关重要的。

语言的规范和语言风格的多样是不矛盾的。儿童诗可以有不同的语言风格,可以有生动活泼的口语,可以有夸张的想像力,可以有令人忍俊不禁的情趣。学习金波,并不是要模仿他的语言风格,而是要学习他对民族语言的敬重与热爱,学习他对于民族语言的诗化表述。

                                                                          艺术之美的阐扬者

问:几位的谈话中都提到金波作品很多被选入教材。近几年来,语文教材中的儿童文学作品比例不断增加,这显示出我们在语文教育上观念的变化,是一个进步。

董宏猷:现在中小学的“语文”教育,顾名思义,是“语言教育”和“文学教育”的合二为一。但是,长期以来,语文一直被当作“工具课”来对待,即重视语言教育,而忽略文学教育、人文教育。金波等儿童文学作家的作品越来越多地进入中小学语文教材,说明这一影响一个民族的心灵教育的缺陷正在逐步得到改善。金波的诗,主要是进入小学语文教材,他的儿童诗,短小隽永、意境优美、想像丰富、情感充沛、生动活泼、充满童趣、语言规范、节奏鲜明,贴近孩子们的生活,容易被孩子们理解、接受。刚入学的孩子处于语言发展的黄金阶段,他们学习语文,是以口语为基础,进而发展到书面语的。因此,他们比较容易接受短小精美、琅琅上口的文学形式。没有任何一种文学形式比诗歌更亲近语言本身了。金波的儿童诗,善于从平凡的事物中发现美,发现善,是孩子们思维发展中的一盏盏明灯。

最重要的是,中小学的课程标准还提出:应当重视语文的熏陶和感染作用,注意教学内容的价值取向,尊重孩子们在学习过程中的独特体验。语文教学中的文学教育,是人格教育、心灵教育、情感教育和审美教育。金波先生的儿童诗,优美的抒情、强烈的感染力是其重要特征,以情动人、以美感人,并且以表现高尚的情操为重要主题。金波先生一直认为,儿童文学要给孩子爱,要让孩子的心灵变得纯净、善良、美好。因此,对于小学生来说,尤其是低年级的小学生来说,金波的儿童诗无疑是最好的文学教育文本的一部分。

谭旭东:金波的童诗抒情性强,特别感染人,同时讲究音乐美,也适合朗诵;更为可贵的是,他的作品贴近儿童心灵,能够激发起儿童的审美潜能,能够提升儿童的情感世界。需要注意的是,金波本人是教授,他还是儿童音乐家,创作了不少儿童歌词,小学音乐教材里也收有他的作品,用艺术作品来架设一座沟通成人世界和儿童世界的桥梁,这就是金波作品能够大量进入教材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