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taopy的个人主页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日志

 
 

以诗诠释儿童精神哲学  

2010-11-05 09:45:27|  分类: 杏坛语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张怀存的儿童诗

                                                        谭旭东

                           

中国儿童诗在儿童文学园地里一直是耀眼的明星,从现代到当代,最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往往都与儿童诗结缘。如儿童文学泰斗冰心就创作了很多优秀的儿童诗,五四时期她的《繁星》和《春水》固然是百年经典,新中国成立后她创作的《纸船》《雨后》和《别踩了这朵花》等,也都是脍炙人口的佳作。如朱自清、郭沫若、艾青等现代文学大家都曾为孩子写过优秀的诗作。如金波、樊发稼、任溶溶、张继楼、圣野等这些今天还活跃于儿童文学园地的老作家及高洪波、王宜振、邱易东、薛卫民等中壮年作家,他们虽然有的也创作了童话或寓言经典,但都是以儿童诗而赢得小读者的喜爱与尊敬的。

新世纪以来,儿童文学创作在经历过短暂的沉寂之后,开始逐渐升温。不但儿童小说、童话创作异常热闹,儿童诗创作也涌现了一批非常优秀的新生力量,这些青年诗人包括王立春、萧萍、张晓楠、张怀存、李德民、侯泽俊、陶天真、刘弟红、林乃聪和梁继平等,他们善于学习,勤于探索,富有艺术冲击力。张怀存在新生代诗人中创作成就尤为突出,她不但出版了《怀存短诗集》《赠你一片雪花》《心中的绿洲》等新诗集,还出版了散文集《听见花开的声音》《一个知性女人的欧洲之旅:自由空间》等抒情散文集和文化散文集,这些作品集奠定了张怀存作为一位优秀作家的位置,也为她以强劲的姿态进入儿童文学园地打下了良好的艺术基础。

与一些热闹的青年儿童文学作家相比,怀存的儿童诗创作似乎产品并不很多,除了2004年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铅笔树》外,就是2008年花城出版社出版的童话诗绘本6册。但怀存的儿童诗的质量高,影响力很大,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中国校园文学》和《文艺报》等报刊和《2007年中国最佳儿童文学作品》《中国最美的童诗》等一些权威选本中常常露面,多为评论家和小读者熟悉并获得好评。可以说,怀存作为新世纪儿童诗创作的一个实力诗人,作为一位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是当之无愧的,事实上,自她的《铅笔树》问世起,她就走进了儿童文学界,乃至为整个文学界所注目。

笔者和怀存是好朋友,认真阅读了怀存所有公开出版和发表的作品,特别是她的儿童诗几乎都多次品读,有的还为《儿童大世界》《中国校园文学》等少儿刊物写过推荐语或点评。怀存的儿童诗具有多方面的艺术魅力,大体说来,怀存的儿童诗有下列几个方面的美感特征和艺术启示:

 一、诗书画的有机结合而形成的东方意境

 怀存是画家,她擅长中国山水、花鸟画,而且得到过许多著名画家的指点,在广州、香港、日本都举办过个人画展,还出版过《怀存画集》等。正因为她是一位画家,所以她的儿童诗里真正体现了中国文化中诗书画融合的美学特征。读怀存的儿童诗,你会发现它们有书法的飘逸轻灵,也有绘画的斑斓丰富,差不多她的每一首诗都是视角意象、听觉意象、嗅觉意象、触觉意象、味觉意象和幻想意象等有机串联的图画。

如《春天的童话》:“是轻飘飘的云朵。映着浓浓的绿色/是轰隆隆的雷声/惊醒了沉睡的虫虫/是沙拉拉的雨滴/让美丽的花儿跳舞/是叫喳喳的鸟儿/帮我们脱下棉袄/他们/都/说着/春天的童话”这首诗里,就是一幅生动活泼的春天的图画,里面有美丽的色彩,有动听的声音,有快乐的形象,可以说营造了典型的诗画合一的意境,是现实与幻想,是天人合一的艺术空间。

又如《我家的大榕树》:“我家的大榕树/高高的、大大的/胡子又长又长/我去找外公/快来榕树下/比比看/你们谁的胡子长”这首诗只有一组对比性意象,但画面感很强,榕树的形象在读者的视觉空间里非常鲜明。而且诗里的榕树的动感和线条也很明显,让人一下子就感觉到它的活泼和跳跃。这其实就是诗人得绘画与书法艺术真谛之后,自然形成的清朗、潇洒的风格。

评论家安武林说:“张怀存的人、文、画、诗,都有那么一种清淡的余韵。这种清淡的余韵,就像是荷花开放的声音一样。”[①]安武林很准确地发现了怀存儿童诗里那种东方韵味和中国审美思维,他用“荷花”来比喻怀存的艺术风味,我以为正是理解了怀存诗书画中的意味。无疑,怀存的儿童诗里有这种雅致而灵动的东方情调和美感,这是来自民族文化深处的精神脉动。我想,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也是怀存在画界颇得名家肯定,且拥有很好人气的原因吧。

二、对大自然的亲近和对自然生命的表现

怀存出生于青海的土族家庭,童年时代在高原度过,因此高原的风情、大自然的风光和土族人民淳朴、简单的民间性格给她留了美好的记忆,也给予了她诗的灵性和敏感,从小她就亲近大自然,她的心灵与大地、草木、鸟兽贴得很近,她的心灵与宇宙星空一起飞扬阔大。

在怀存的诗里,春天、小雨、太阳花、小树、小草、秋天、露珠、大榕树、月亮、星星、夕阳,等等来自大自然的物象都经过了拟人、比喻、对比、夸张和通感等艺术手法而变成了鲜活的意象。如《小雨沙沙》里,小雨沙沙的声音是多么动听,而且大地、高山、小树在小雨里的生命气息也跃然纸上:“大地/在小雨的沙沙声中/懒懒地伸了一下腰/高山/在小雨的沙沙声中/慢慢地变成美丽的国画/小树/在小雨的沙沙声中/欢快地跳起了舞蹈//沙沙沙沙/小雨落进小溪/它就唱起了动听的歌”如《小草》里,诗人用拟人的手法把小草描绘成了一个孩子,她自信、快乐,象春天的小天使:“我把春天的消息/告诉了人们/我伸出嫩嫩的小脑袋/挥着绿绿的小手/笑嘻嘻地说:/‘我长出来了/春天来了’”如《蒲公英》:“我的妈妈是大地/我在太阳公公/暖暖的阳光里/吮吸着妈妈的乳汁/快乐地生长/风伯伯来啦/带着我到处飞/世界到处是我的家/我和我的妈妈/我的兄弟姐妹/把田野装扮得更加美丽”这首诗里,诗人的心与大自然的草木融为一体,诗人的情感随着大自然生命的律动而流泻,因此给人一种发自内心的爱和亲近。《小草》《牵牛花》《露营》和《风景》等诗也是这样的,诗人的心与大自然的旋律飞扬流转,让人感受到了大自然无穷的魅力。对大自然的亲近造就了怀存儿童诗的天然气息,纯净而明朗的质地;对大自然的亲近,也造就了她儿童诗独特的艺术空间,那就是自然物理空间与心灵情感空间的有机融合。

三、对童心世界的理解与张扬

儿童诗一个重要的品质就是与童心契合,也就是说儿童诗在艺术品质上一定要具有童心的品质,不然的话的,儿童诗就远离了儿童生命,就不可能符合儿童阅读心理,引发儿童的兴趣。怀存的儿童诗里有真正的童心世界的展示,也有她对童心世界的理解、呵护和敬畏。

如《捉迷藏》:“星星眼睛眨得欢/月亮嘴巴笑得甜/我在你的眼睛里找春天/我在你的笑容里找歌声/绿绿的田野/画满我们的故事/走吧/快上路/我在这里等你找我呢”这首诗里就洋溢着天真的童心,充满着童年游戏的情趣。夜晚孩子玩捉迷藏的游戏,诗人从孩子的角度描绘出了星星、月亮和绿绿的田野在童心之光映照下的独特神采,也把儿童的游戏精神自然地张扬出来。

如《星星请你告诉我》:“星星请你告诉我/你为何总是眨着明亮的眼睛/你看到了我吗/一个哭又笑的女孩/坐在绿绿的草地上/你能猜到我的秘密吗……”这首诗里,诗人是从一个小女孩的角度,把她和大自然的对话表现出来,这首诗里有诗人对小女孩内心世界的理解。象这样从儿童立场来理解孩子,来打量童心世界的作品,还有不少。如《我们的友情》《小树叶呀》《比高低》等,都从很细微的事物出发,表现了孩子内心的想法与愿望,尤其是他们渴望与外部世界的交流,渴望得到成年人世界的认同。当然,从这些张扬童心世界的诗行里,也可以发现诗人怀存内心世界里那份难得的美德。

怀存是一个女人,她把女人的温婉柔和融进了诗行,用细腻的心感应着外物;她是一位母亲,她把母爱的情怀融进了诗行,用慈爱的目光打量世界;她是一个孩子,一个驻留着童心、守望着永无岛、梦想着飞翔与自由的彼得潘。评论家安武林还这样评价过怀存的诗,他说:“她以自己天然的本性来理解儿童和创作儿童诗,实际上她本人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儿童。一个具有童心的人,才能具备一个真正的儿童诗人的素质。”他还说:“在我看来,我们儿童诗坛的很多诗人并不缺乏诗歌的创造技巧,但他们真正缺失的是童心童情童趣,导致现在的儿童诗越来越晦涩,越来越拗口,越来越艰深。它们完全脱离了儿童诗天然的纯真的特质。”[②]的确,怀存因为有一颗童心,因为骨子里保留着儿童的天性,因此她的儿童诗才有了儿童性,有了自然的儿童情趣和儿童性格。

四、爱与幻想的表达与儿童精神哲学的诠释

儿童诗的高度和厚度是需要多方面品质来奠定的,其中最不可忽视的就是爱的情感和幻想的思维。从以上的评述也可以发现,爱是怀存诗一种最基本的情感元素。怀存儿童诗中的爱包括两个层面:一方面是对大自然的爱,对孩子的爱,这是一种成年人的爱,这种爱里有成年人对孩子的护卫。如《被子掉啦》就主要是表现成年人对孩子的爱。另一方面是孩子对大自然的爱,孩子对父母之爱,孩子对宇宙星星的爱,孩子对祖国的爱,这是一种童年生命的智慧,这种爱里包含了孩子对成年人世界的亲近和理解。如《妈妈的爱》《妈妈的笑容》等诗赞美了妈妈的爱,也表达了孩子对妈妈的爱。《奶奶的叮咛》则表现了孩子对奶奶的爱。而《我和祖国一起长成》表达了孩子对祖国的爱。如《到宇宙去》表达是孩子对海洋和宇宙的向往,反映了童心世界的阔大与宽容:“……我们的飞船/畅游在蓝蓝的海底/我们的飞船/翱翔在蓝蓝的天空/我们的飞船/奔驰在深深的宇宙/我们在宇宙做客”如《追星星》既有对宇宙星空的向往,也表达了孩子内心那种博大的世界之爱,这是我们成年人所没有或很难想象的:“我长长了翅膀/和风儿一起/追星星/我要每一颗星星/都成为我的好朋友/我要全世界的小朋友/都住在明亮的星星上”以上的诗也可以证明,孩子因为有了爱而变成更加智慧,而且幻想也是怀存儿童诗里轻盈飘逸的元素。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里有一个重要的观点,即儿童是具有原始思维的,而儿童的原始思维主要表现为“泛灵论”,即儿童的思维世界里,一切都是具有人一样的生命和灵气的。怀存的儿童诗的幻想正是这种原始思维的体现,其中,动物和植物都和人一样有生命,都是可以和人对话的,所以在她的儿童诗里,每一棵小草,每一片云朵,每一粒阳光都是充满灵气,都是散发出生命活力的,都是主客互渗的生命个体。

在一篇文论中,怀存坚定地认定儿童文学是文学中的天籁,她有这么一段话:“儿童文学,让人类在儿童时代体会一种爱的关怀,感受阳光的温暖;将人类最美好的精神资源传授给幼小的生命,感受精神的圣光。古往今来,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吸引了无数的大人和孩子,成为文学界的经典。儿童在儿童文学作品中感受乐趣,乐趣在心灵自由中欢快生长,他们不受干涉地用自己的心灵感知世界,感受事物,感受人,感受美好。我想,儿童文学应该是这样一个世界:让孩子们的想像飞起来了,让他们在脑海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一个充满诗意的世界;一个充满快乐和欢欣的世界。它是爱的海洋,滋养每一个幼小的生命;它是爱的精灵,引导孩子走向精神的彼岸。”[③] 这段话里,怀存阐述了自己的儿童文学价值观,表达了自己的艺术追求,也证明了怀存对儿童文学爱与幻想品质的高度重视和理解,这也是她的儿童诗之所以达到一定的精神高度的原因。

爱与幻想正好诠释了儿童精神哲学。其实,儿童并不是我们成年人所轻视的那么简单,那么浅薄。儿童有自己的观照世界的方式,有自己的生命意识,有自己的生活哲学,有自己的世界观、宇宙观,有自己对情感的理解,对美的感受。而且儿童在精神上并不是完全依附成年人的,儿童对成年人世界满怀着敬重与理解,这就是儿童的精神哲学。我以为怀存不但把儿童的精神哲学深度而准确地表达出来,而且还给予了充分的礼赞。

从这一个角度来看,怀存是那种真正具有人文关怀的诗人,她的创作不仅仅是从自我出发,不仅仅是构造一个个人化的情感的或美学的乌托邦,她从儿童的立场来理解童心,呵护幼小的生命。

五、怀存的儿童诗给儿童诗诗人和其他读者的启示

怀存儿童诗创作可以说是新世纪儿童诗的一个特殊现象,她之所以能够写出这么优秀的儿童诗,除了她认真执著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能够超脱自己,把自己的心灵世界从世俗琐碎的事物中摆脱出来,从而给自己一个空灵而纯净的生命空间。可以说,在生活中她是一个任性的孩子,又是一个有心人,她仔细观察、体验生活,善于从平凡的事物中找到诗意,发现美好。在日常的人际交往中,她也是非常宽容、随和、率真,没有一点矫揉造作。具体说来说,怀存的儿童诗创作给读者和儿童诗诗人三个方面的启示:

第一,建构一个美的世界。为儿童,也为成年人,这是儿童诗的责任,也是所有文学的责任和美学方向。就当代儿童文学创作而言,虽然经过几代人的精心耕耘,艺术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至今不乏“教化文学”和“训导诗歌”。很多作家和诗人在创作时,与其说是为了孩子,不如说是为了自己;甚至有的作家表面上宣称自己是站在孩子的立场,但完全是为了商业利益来写作。怀存的儿童诗创作一直坚持走纯正的艺术之路,一直把儿童心灵的关怀作为第一要义。怀存撰文批评过那种教育功利很强的儿童文学,她说:“就我有限的阅读经验来说,中国太缺少真正意义上的儿童文学,我们所读到的多是一些带着幼师口吻甚至是导师口吻的文字。尽管有的轻声细气、和蔼可亲,但还是掩饰不住急于说教乃至训诫的本能冲动。”[④]我以为这怀存的批评并不是苛求,而是一种责任和良知的体现,曾担任小学教师的她,一直怀着一份对教育的深情,她呼唤一种清洁的文学空间,一种真正符合儿童天性的和谐的阅读环境。

第二,在童心世界与成年人世界之间架设一个公共的空间。儿童文学不仅仅属于儿童,也属于成年人;不仅仅适于儿童阅读,也适于每一个人一生珍藏。如果儿童诗仅仅是大人装着孩子的口吻来写作的话,仅仅是成年人自我的语言游戏的话,那么它就不可能深入到孩子的内心,也不可能得到成年人的喜爱。因为每一个童年的生命都将成长,都将走进成年人的世界。从怀存的儿童诗创作可以发现,她一直把孩子当作平等的人,当作自己的朋友,至少是人格上值得敬重的生命。她的《铅笔树》中的作品里,就有她女儿小贤子的影子,有小贤子的插画,也有她和小贤子一起走过铅笔树林的欢乐与收获。因为理解了孩子,尊重了童年的生命,所以怀存的儿童诗才可能在儿童与成年人之间架设一个公共的审美空间,于是,读她的儿童诗,每一个都会欢喜雀跃,都会会心一笑,都会感受到如饮甘醇的痛快和酣畅。

第三,勤奋、思考、探索是儿童诗创作乃至所有艺术创作成功的真谛。在笔者与怀存的接触中,就发现怀存是一个非常勤奋的诗人,她总是随身携带着笔记本,无论走到香港,还是广州、北京,还是到雅典、马德里、伦敦,一旦她的诗心萌动,她就会写下动人的诗句。而且从她儿童诗的语言的跳跃性和诗书画艺术的三结合来看,她也是非常用心地探索诗歌创作技巧的,她尽力地使儿童诗保持其格调的天然明朗,也尽力地使儿童诗的语言更富有现代感和新鲜度。

最近的两年来,儿童诗的创作势头非常好。怀存堪为儿童诗的弄潮儿,她在北京和广东举办了两次全国儿童诗论坛,还获得了《儿童文学》杂志读者评选出的“全国十大魅力诗人”的称号,2009年她还将和《儿童文学》杂志联合主持儿童诗歌评选活动。在怀存等诗人的努力和影响下,安徽的李德民、贵州的侯泽俊、浙江的林乃聪等小学教师出身的诗人创作越来越活跃,越来越自信,他们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中国校园文学》等刊频频露面,也受到了小读者的喜爱。值得肯定的是,张怀存不但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中国校园文学》等发表诗作并获奖,而且还在《文艺报》《花城》等刊发表诗歌、散文和理论批评文章,可以说,她是当前儿童文学创作青年作家、诗人队伍里少有的全面型人才,是真正游走于文学、诗歌和艺术之间的新生代的代表性诗人。

愿怀存保持好这种良好的创作势头,在儿童诗领域里推出更多的佳著!相信新世纪的儿童文学将因为怀存的出现而更加精彩斑斓!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