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taopy的个人主页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日志

 
 

轻挽宋词的手,穿越时空的爱恋  

2011-06-04 21:02:57|  分类: 杏坛语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的窗前/掠过耳畔/总有柔软的风/总有一种笛音的绵长/碧绿的湖面/总有倒映的倩影/总有一种凉爽的心情/江南可采莲/轻吟那美丽诗句/细品那似水流年/那纯净的粉白/染着清浅的红晕/仿佛/雨后初晴的彩虹/还有那不眠的蛙鸣/以及叶面上轻舞的晶莹/童年/总有别致的风景/总有一种悠然的暗香

宋朝,一个美丽与哀愁并生的朝代。那暮霭沉沉的烟波中的一叶扁舟,那一双为你拭去清泪的红酥手,穿越时空留下了温柔黯淡的只言片语。当繁华落尽,那段风雨飘摇的历史,留在了词人独特的感受里,历经千年风霜,被时光打磨得鲜亮无比。我常想,倘若没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般豪气干云的雄篇,宋朝的历史会为之失色多少?假如残缺“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样销魂蚀骨的诗句,现代的人们是否愿意沉浸在温柔的梦乡?

时间定格。五月三十一日。雨后初晴、静谧祥和的午后,我走进菁菁校园,沉潜纷乱浮躁的心绪,静静聆听历经千年而不衰的宋词华章,走进一场真实的穿越。

王雪晴,主持人。我的印象中,一向朴素自然、不施铅华的年轻女教师,今日也平添了几许妩媚与娇柔。是晕染了宋词的款款深情么?

风来难隐墨中香。十几幅书画立轴,悬挂于室内。篆隶楷行草,挥毫间洞悉世事。上下五千年,文字里解读人生。笔法或匀称生动,或粗犷大气,或骨力精神。一阵书香之气弥漫开来,令人心旷神怡。

千呼万唤始出来。现代牛仔版的《清平乐·村居》粉墨登场,立刻引发了全场同学山呼海啸般的共鸣与喝彩。咱们“粉丝”有力量!牛仔帽、宽边墨镜、背带裤、大头皮鞋。帅乎?酷焉?举手投足之间,眉目传情之时,将隔海凝望的周董演绎得惟妙惟肖,入木三分。真是:最喜童子无赖,劲歌热舞,何似在人间。

豆蔻花垂千万朵。《我爱记“宋词”》,乍看字眼,活脱脱的浙江卫视王牌节目《我爱记歌词》的少年版。只是,哪一个是潇洒如风的华少?哪一个又是温婉可人的丹姐?我早已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眼前有景道不得。

莺啭一枝花影里。那个一袭宋衣的清婉秀丽的小女孩,还记得我们一起轻轻吟诵李清照的《一剪梅》时的情景吗?我至今不知你的名字。谢谢你,在这样一个午后,你用美妙的童音给了我心里最温的暖。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是易安魂兮归来么?有足音,渐远渐近,渐行渐远。

小荷才露尖尖角。五位小朋友以童年生活为题,或白描或写意,镌刻下“芳芳校园处,欢笑洒你我。”“犬吠鸡鸣泣渐歇,耕作归来早。”“礁石缝中捉蟹,细沙当被静躺。”这些稚嫩而真诚的词章,细细读来,令人忍俊不禁。这一支支欢乐的歌谣啊,在夏日里播下美好的憧憬。

自古英雄出少年。在这个童心飞扬、摇曳生姿的舞台上,我处处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青春与活力:那少年的光,少年的热,少年的美,少年的力!

一曲激情飞扬的童年之歌

一场流光溢彩的精神之宴

一次穿越时空的梦幻之旅

赛小的孩子们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拥有一个天真浪漫的童年,一个少年不识愁滋味的童年,一个值得终生咀嚼回味的童年。

我相信,在这样一个明媚的午后,我,我的教育同仁们,那些最可爱的孩子们,会在心灵深处为宋词埋下一颗情种。多年以后,于缭绕升起的碧螺春香中,轻轻地把她唤起。

    兴尽晚归家,门外三两声。我以清风着墨,明月作伴,逸兴遄飞地写下一阕《少年游》,送给这些可爱的孩子们。
                                    少年游·观赛小学科创新活动有感
    飞花片片柳丝长,清影拂幽窗。暖阳惹醉,风摇池莲,梅子正半黄。    子规声声说流年,满院蔷薇香。蓬头稚子,芭蕉新绽,词林竞芬芳。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一百年前,面对满目疮痍的旧中国,一代思想先驱梁任公满怀激愤,挥毫写就雄阔恢宏的《少年中国说》,极力歌颂了少年的朝气蓬勃。一百年后的今天,哲人虽已龙隐大海,然振聋发聩之声犹在耳旁回响。

欣逢盛世,每每吟诵这不朽的华章,我的内心总是一片潮湿。

抚今追昔,我以“冷眼”观今日之中国,“创新教育”“主体教育”“洋思教育” ……不尽“教育”滚滚来。站在历史的拐角处,喜耶?忧耶?

“真正的教育就像原始森林,让每一棵树、每一根草在雨里生,在风里长,在阳光里呼吸。让每一个孩子都以自己的姿势生长吧!”武昌实验小学张基广校长----一个真正有良知的教育人。他的这一席话,我颇为欣赏。

我想,在沙市这一方教育的热土上,不正是像朱月明女士这样一批有思想、有胆略、有才情的校长,以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之精神,让每一个孩子都以自己的姿势生长,校园四季才那样郁郁葱葱、春意盎然,沙市教育才那样繁星点点、璀璨夺目吗?正是有了“审美教育”“生活教育”“天性教育”这些各领风骚的教育品牌,沙市教育才能百花齐放春满园,笑傲于荆楚大地!

我又想,如果我们的校长都能秉持“为了一切孩子”的教育理想,如果我们的老师都能常抒“经典浸润人生”的诗意情怀,则中国之少年幸甚!少年之中国幸甚!

    谌涛写于公元二零一一年六·一儿童节黎明。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